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旅游

從華夏到中華:文明的演進與山西(二)

來源:太原晚報 作者:杜學文 2021年08月22日 13:55

  周之前,在中華大地上生活著各種不同生產生活方式的族群。由于所處地理條件不同、氣候不同,物產各異,形成了不同的生產方式以及與之相應的生活方式。生活在中原地帶的族群,由于其地理條件的優越性,生產力發展較快,文明程度較高。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華夏族群。但是,在其周邊地區,還生活著許多其他的族群,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蠻、夷、戎、狄等。同時,不同族群并不是整齊劃一地在不同的地區生存,往往是錯雜交叉,表現出地域上的復雜性。

  以周人而言,其先祖后稷本來生活在華夏中原地區汾河領域,從事農業生產,且世為農官,極受重用。但是后來遷徙至更北的地區,所謂“自竄于戎狄之間”,與戎狄雜居,開始從事游牧。這一時期,周人不再被視為華夏族群,成為“異族”。但是,在古公亶父的率領下遷至關中渭水流域,伐木劈土,繼續從事農耕,重返華夏。同時,他們與周邊的其他族群如北狄獯粥、犬戎昆夷等發生沖突,相互攻守,終于發展壯大,克商而興,成為華夏正統。從周人的情況我們可以看出當時復雜的民族關系。一是這些族群可能不一定是固定的,是隨著條件的變化而改變的。如周本為華夏,但因地處北偏,被視為戎狄。雖為“戎狄”,卻又回歸華夏。是不是屬于華夏,不是看某一族群的出身,而是看他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與相應的文化。二是華夏族群與其他族群之間往往是相鄰錯雜而居的。不同族群之間并沒有嚴格的地域界限。他們很可能就是鄰居。在偏北的地區,可能生活著獯粥這樣的“異族”,但也生活著周人這樣的本來的“華夏”。在關中平原,可能生活著從事農耕的周人,但也與昆夷等相鄰相間。三是那些“非華夏”的族群,是不是曾經屬于華夏,也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比如匈奴,可能就是獯粥的后人。但是匈奴認為自己是夏后氏之苗裔。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似乎應該判定獯粥至少曾經是華夏之民。

  西周立朝,這種民族形態的復雜性仍然存在,但是隨著周之國勢的變化,發生了改變。這就出現了大融合。首先是曾經屬于華夏,后被視為蠻夷的族群被重新視為華夏。除前面所說的周外,如楚,其先祖為黃帝之孫、顓頊帝高陽氏,為華夏之后裔。直至商朝末年,楚之鬻熊曾為周文王非常信任的重臣。其曾孫熊繹被封于楚荊。楚君熊渠曾揚言“我,蠻夷也,不與中國之號謚?!辈粌H自認為蠻夷,且就規章禮制等言,也不承認、不認同華夏。但是,隨著楚國國力的增強,與中原各國的聯系日益密切,文化的交流也越來越深入。楚在國家治理、經濟發展、文化禮制等諸多方面采用中原模式,終于稱霸一方,成為左右周王室的重要力量。楚也不再自認或被認為是蠻夷,重新成為華夏族群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有類似情況的如秦、吳、越等皆如此。

  其次是曾經被視為非華夏的“異族”被華夏所同化,成為華夏的組成部分。如周立,封周召公于戎狄居住的地區今北京房山琉璃河一帶,并建立了北燕國。這一帶原本為商時各方國。這些方國并不是商人,而是從屬于商,或者說接受商統治的戎狄之人,如肅慎。他們在召公的統領下,逐漸接受華夏文化,成為華夏之人。

  再次是通過戰爭征服非華夏族群,使之歸順華夏。如周宣王曾對嚴允、西戎、徐戎等發動戰爭,使這些族群歸順周王朝,逐漸演化為華夏之人。其它諸侯國也征戰周邊實力較弱的國家,滅其國而收其民,使這些民眾歸順華夏??偠灾?,在周時,出現了一次極為普遍的民族融合潮流。盡管這一潮流并沒有把所有的不同民族演變為同一民族,但卻促進了各民族對華夏族群、華夏文化的認同,奠定了中華民族在文化價值上的求同品格。

  在這一潮流中,山西亦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周成王封叔虞于唐,后改為晉。無論唐晉,均有屏障高原戎狄族群,護衛周室的戰略作用。事實上晉地雖然地理條件優越,政治環境卻比較復雜。一方面是商時晉地諸方國,雖然有許多與商的關系比較差,但無疑也有許多與商保持了比較緊密的關系。商亡,這些方國的態度如何,需要有周室信任的人來統領。另一方面是晉地地勢復雜多樣。在廣大的山區如呂梁山脈、太行山脈等處仍然生活著許多戎狄族群。如在今晉東南一帶就有赤狄,在晉西南有戎族,在晉北有犬戎,以及林胡、東胡、婁煩等。這些族群與晉地的華夏族群錯雜交叉,互有間雜,往來亦很密切?!蹲髠鳌肪陀浻小皶x居深山,戎狄之與鄰”。如晉獻公,一方面兼并戎狄之勢力弱小者,一方面亦與戎狄交好。他四位姬妾均為戎狄之女。大戎狐姬生重耳,就是后來的晉文公;小戎子生夷吾,即后來的晉惠公;驪戎女生奚齊,其妹生卓子。她們的親戚也多在晉室為官。如狐姬之兄狐毛,以及狐偃,也就是子犯均任晉國之上卿或將軍。晉文公亦娶狄女為妻。晉之名臣趙衰與狄女所生之子即后來在晉國任執政的趙盾。

  晉在推進民族融合中多有突出的貢獻。封國之初,即執行“啟以夏政,疆以戎索”的治國方略。其中許多戎狄族群在與晉的聯系交往中被同化。晉惠公曾安置由秦遷入晉地的姜戎氏于晉南。姜戎氏參加了晉國的許多征戰活動,其中的一部分逐漸認同了華夏文化,終于融入華夏。晉悼公時,大臣魏絳力主和戎,陳述和戎之利。晉悼公派魏絳去實施。魏絳所到之處,均與戎狄簽訂盟約,雙方和睦相處。不僅增強了晉國的影響力,而且極有助于經濟社會的發展。

  “和戎”帶來了民族的團結、社會的進步、文化的認同。晉地用于農耕的土地得到了開辟,農業得到了發展??傊?,周時是民族大融合的重要時期,形成了以華夏為主體,融合多民族族群于一體的民族形態,奠定了中華民族文化認同、多元一宗的民族格局。

(責編:張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