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萬花筒

中秋節|難忘兒時中秋節

來源:齊魯壹點 作者:劉乃兵 2019年09月12日 09:34

  光陰似箭,又到中秋。每當看見一輪圓圓的月亮懸掛在碧空之上,我總會想起兒時的中秋節,想起故鄉,想起親人,也想起童年那永遠飄著誘人香味,圓圓的月餅。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沂蒙山腹地的一個小小山村。那是一個物質生活極度匱乏的年代。那時候,家家戶戶,生活過得清苦。能好好吃上一頓飽飯,也是一件十分奢侈而又幸福的時刻。

  那一年中秋節,天快要黑下來了,當村干部的父親去公社開會,深一腳淺一腳的趕了回來,見到我們兄弟,難掩內心的喜悅。只見父親從皺巴巴的布口袋里,掏出一個上面繪著“嫦娥奔月”圖案,滿是油漬紙質的方盒,放在了桌上。

  “這是什么呀?”我們好奇地問。

  “月餅呀,今天中秋節了,我托門市部的王叔叔專門留下了一盒,晚上我們一邊賞月亮,一邊再吃?!备赣H說。

  “啊,原來是好吃的月餅……”一時間,我和哥哥歡呼雀躍。

  “娘,天怎么還不黑下來啊,月亮怎么還沒有出現啊?!蔽覀兙o盯著放在桌上,那油漬油漬的方盒子,一邊聞著月餅誘人的香氣,咽著口水焦急地問。

  “別急啊,一會月亮就升上天空了,給你們一人一個?!蹦镙p聲地說著。

  “我再把前兩天你鄰居李大娘送的幾條小咸魚煎一煎,再煮上幾個雞蛋,好讓你爹今天晚上喝上兩杯,我們全家吃頓豐盛的晚餐?!蹦镎f完,就做飯去了。

  天慢慢黑了下來,山村秋天的夜晚,靜謐而神秘。一盞煤油燈,幽幽的發著暗紅的光,點亮小小的桌子,照亮我們的心空。

  抬頭望了望夜空,才發現秋天的夜空是這般美麗。一輪明月掛在淺藍色的空中,仿佛剛剛從清澈的河水中沐浴過一般;一顆顆星星快活地眨著閃亮的眼睛,像是無知的孩子。月輝輕柔,灑落在母親鋪著藍布的小桌子上,一盤小魚,一盤雞蛋,兩盤青菜,關鍵還有已經打開了紙包,透著清香,露出圓圓小臉的月餅。

  我清楚的記得,這一包月餅,是小小的8個。娘按年齡大小,先分給了我一個。這是一個怎樣幸福的時刻,莊嚴,神圣,溫暖,親情融融。

  我將月餅輕輕捧在手心中,抬頭望了一眼月亮,真不舍得吃掉,哪怕是小小的一口。

  “快吃吧,這里還有,娘的這一個月餅也給你……”娘說。

  “我可不能要,誰的就是誰吃……”我說。

  我輕輕地咬了一小口。

  一股蜜甜,清香封喉,沁人心脾。

  “娘,真好吃,里面還有花生、青絲和冰糖呢?”我和哥哥興奮地喊著。

  娘和爹欣慰的看著興奮的我們,滿臉的幸福。

  待吃完月餅,娘便給我們講起月宮嫦娥奔月,吳剛伐桂,玉兔入月宮的神話故事。

  不時地還牽起我們的手,指向圓圓的月亮:你們看,那不是嫦娥在月宮跳舞嗎?順著母親手指的方向,依稀看見月亮上美麗的嫦娥孤獨地逗弄著玉兔,吳剛則不停地伐桂?!澳?,吳剛砍樹不累嗎?”母親告訴我,他們是神仙,是不會累的。我一邊聽著,一邊吃著,月餅很快吃完了,可母親的故事和那輪明月永遠都那么美麗悠長……

  隨著時代的變遷,故鄉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吃的用的、住的、行的,應有盡有。鄉親們的生活越過越有滋味,越過越幸福、越有奔頭。

  在外漂泊的日子里,我也品嘗過無數種華貴的月餅,什么椰蓉的,蛋黃的、鳳梨的、豆沙的、甚至還有木糖醇的、肉餡的,可謂花樣繁多,可是再好的月餅,都不如兒時記憶中的月餅好吃。因為童年的月餅,猶有暗香清盈。

  至今仍想起兒時的光景,我還清晰地記得父親對月飲酒時的神情,母親講故事時慈祥的笑臉。

  從前的時光慢,月光也顯得特別溫柔,如今在一樣的月光下,我們對中秋節都有了不一樣的觸感,真想再回到從前,依偎在父母身邊,一起月光下品嘗那香甜的月餅,哪怕只一口,我知道,這香香甜甜的味兒,就是家的味道!

  本文內容由壹點號作者發布,不代表齊魯壹點立場。

(責編: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