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版權太原 >> 典型案例

2020年那些具有開創性的案件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2021年01月04日 09:40

  1、國內首例MOBA類游戲短視頻侵權案

  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侵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為由起訴某文化公司、某網絡公司,廣州互聯網法院一審判決認定《王者榮耀》游戲整體畫面構成“類電作品”,某文化公司傳播《王者榮耀》游戲短視頻的行為構成對騰訊公司的侵權,需停止侵權,并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496萬元。本案為國內認定MOBA類游戲(多人在線戰術競技游戲)連續畫面構成類電作品的首例判決。

  專家點評

  該案判決的價值主要有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確認了網絡游戲整體畫面的作品屬性與類型。從《著作權法》保護創新、激勵創作的宗旨出發,網絡游戲整體畫面只要符合作品要件,便應當成為受保護的作品,而無論其表現形式如何。從網絡游戲整體畫面的表現形式看,將其歸類于類電作品比較合適。此外,如果網絡游戲(例如涉案游戲)預先設定了整個游戲的邏輯框架,游戲用戶沒有獨立創作的空間,無獨創性勞動,那么,游戲用戶對游戲整體畫面不享有著作權。

  二是為利用網絡游戲制作、編輯、上傳短視頻行為合法與侵權的界限判斷提供參考。以短視頻爆發為代表的自媒體時代對合理使用制度提出了挑戰,利用他人受著作權保護的作品制作短視頻是否屬于合理使用的判斷成為實踐中的難題,尤其是個人制作短視頻行為的判斷。本案被告之一在其運營的某視頻平臺開設了《王者榮耀》專區,在平臺頁面的明顯位置主動推薦了《王者榮耀》的游戲短視頻,并與數名游戲用戶簽訂合作協議,共享收益,顯然不屬于合理使用行為,構成侵權。被告二為該視頻平臺提供分發、下載服務,擴大了侵權行為的影響,構成共同侵權。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院長黃玉燁

  2、中國體育賽事畫面著作權第一案

  新浪發現鳳凰網及運營方天盈九州公司未經授權,在鳳凰網中超頻道首頁顯著位置標注并提供中超聯賽直播視頻,2015年時,新浪以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為由訴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法院判決涉案中超賽事畫面受《著作權法》保護、鳳凰網及天盈九州公司賠償新浪經濟損失50萬元。但二審法院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則判決涉案賽事不構成類電作品,曾改判駁回新浪全部訴求。今年9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再審結果,認定涉案中超賽事節目構成類電作品,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專家點評

  針對體育賽事直播畫面是類電作品還是錄像制品的爭議,再審判決在較為充分地考慮體育賽事節目的創作規律和行業實踐的基礎上,將其認定為類電作品,認為涉案的體育賽事直播畫面充分運用了多種創作手法和技術手段,體現了攝像、編導等創作者的個性選擇和安排,具有獨創性。這也反映出新修《著作權法》把“電影及類電作品”改為“視聽作品”有利于適應新技術下作品種類不斷發展的趨勢。

  再審判決厘清了著作權和鄰接權的界限,從文義解釋和體系解釋出發,認為著作權基于作者的創作自動產生,而鄰接權基于傳播者的加工、傳播行為而產生,類電作品與錄像制品的劃分標準應為有無獨創性,而非獨創性的高低。這有利于正本清源,回歸到《著作權法》促進文化發展與繁榮的立法宗旨。再審判決還對《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攝制在一定介質上”進行了闡釋,指出要考慮信息存儲傳播技術的進步,應對介質作廣義理解。

  體育賽事直播在投資和創作上都投入巨大,版權收入成為該產業發展的重要支撐。然而體育賽事直播節目的盜版侵權行為屢禁不止,用錄像制品進行鄰接權保護明顯力有不逮,本案的再審判決既體現了我國司法機關對于體育產業保護和促進的積極態度,也與國際通行實踐接軌。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

  3、全國首例認定人工智能生成的文章構成作品案

  今年3月,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結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訴上海盈訊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認定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網貸之家”網站向公眾提供被訴侵權文章內容的行為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因被告已刪除侵權作品,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人民幣1500元。

  專家點評

  運用人工智能技術在許多領域已經成為常態。對人工智能生成物法律地位的討論,之所以引起著作權學界的大討論,主要原因在于人工智能生成的文章外觀上同普通作品并無二致。另外,強人工智能即便不是在像人類一樣進行創作,也是在模擬人腦進行創作。

  人工智能同樣可以進行創造行為和創作行為。只要不是抄襲剽竊他人作品的結果,那么即便是來源于人工智能,其也具有原創性,也應受《著作權法》保護。在去年的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與百度網訊公司著作權糾紛一案中,法院雖然認為相關內容并不構成作品,但是仍認定侵權事實成立。本案中,法院認定涉案的人工智能生成物構成作品,屬于我國《著作權法》中所保護的文字作品范疇,可以說對人工智能生成物及其保護的認識都有了提高。這一判決對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權保護提供了很好的參考,對我國知識產權理論界和司法界都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

  只保護自然人的創作成果在傳統的《著作權法》語境中似乎有其正當性基礎。然而,即便某些初級階段的人工智能生成物是統計和機械的結果,但高級階段的人工智能有無限的潛力,在未來,人類可能不再是原創的唯一來源。不過,對人工智能生成物的保護是否能夠“嵌入”現行《著作權法》體系,一些根本性的問題需要回答,即人工智能是否進行了創作行為、其產物是否具有原創性等。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盧海君

  4、《率土之濱》游戲模擬器侵權之爭

  杭州某科技公司開發運營《率土模擬器》,杭州網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主張其抄襲《率土之濱》游戲相關文字內容及圖片,嚴重侵犯網易雷火公司的著作權,構成不正當競爭。杭州互聯網法院判決杭州某科技公司停止侵權,賠償網易雷火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150萬元。

  專家點評

  此案啟示意義有:一是杭州互聯網法院對輔助性軟件的屬性問題進行了界定。杭州某科技公司開發運營的并非是跨平臺操作游戲的軟件程序,而是一種輔助功能型軟件,是經濟學意義上的“惠益性互補品”。因此,杭州互聯網法院對被訴侵權公司不構成不正當競爭的界定是符合經濟學邏輯的。這一判決對版權侵權與不正當競爭的邊界進行了清晰的解釋與厘定,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與示范意義。二是杭州互聯網法院對游戲保護思路進行了新的梳理。國內以往的游戲判例將某些游戲內在的文字說明要素歸入游戲玩法和規則的范疇而不予保護,而杭州互聯網法院則衡量了這些要素單獨和整體的不同,認定這些要素的整體符合獨創性標準而將其納入版權保護范疇。這一判決對于突破電子游戲“整體保護與部分要素保護不能兩全”的慣性思維具有先鋒意義和指引意義。三是杭州互聯網法院對游戲運營的商業模式問題進行了闡釋。本案需要回答被控軟件是否侵吞原告游戲的價值鏈條中之合法利益的搭便車問題、是否減少玩家購買道具而致原告利益受損之不當得利問題以及是否屬于幫助玩家作弊降低游戲平衡性之軟件外掛問題。杭州互聯網法院對上述問題的精準說理為今后的類似裁判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與參照意義,此案的開創性是毋庸置疑的。

  ——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博士后邱治淼

  5、首例侵犯游戲推廣視頻著作權行政處罰案

  京游科技公司未經著作權人許可,擅自使用了權利人的《萌娃漂流》廣告視頻作品,在抖音平臺上推廣其游戲《宮廷之戀歌》。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對該公司作出罰款人民幣3萬元的行政處罰。

  專家點評

  本案在法律上屬于典型的侵犯視聽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案例。

  需要指出的是,隨著《著作權法》修訂完成,著作權的行政保護力度進一步加強,行政執法的案件數量將會增長。需注意的是,侵犯著作權的侵權行為并非都可以主張行政保護。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被控侵權行為只有在損害公共利益的情況下,才可以由著作權的主管部門責令停止侵權行為,予以警告,沒收違法所得,沒收、無害化銷毀處理侵權復制品以及主要用于制作侵權復制品的材料、工具、設備等并予以罰款,而且權利人主張行政保護時,仍需要通過額外的民事訴訟才能獲得相應的民事救濟。

  那么,權利人為什么選擇行政手段的救濟呢?核心理由有兩個:一方面是盡快獲得停止侵權的效果,減少侵權造成的無法挽回的影響;另一方面可以通過行政程序固定有關侵權的證據,新修《著作權法》第五十五條規定,著作權的主管部門對涉嫌侵犯著作權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行為進行查處時,可以詢問有關當事人,調查與涉嫌違法行為有關的情況;對當事人涉嫌違法行為的場所和物品實施現場檢查;查閱、復制與涉嫌違法行為有關的合同、發票、賬簿以及其他有關資料;對于涉嫌違法行為的場所和物品,可以查封或者扣押。

  因此有理由相信,未來著作權的主管部門在一線的行政保護工作會越來越多。

  ——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法學會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姚歡慶

  6、全國首例盲盒包裝被盜版侵權案

  此案中,原告對其生產的盲盒產品的外包裝平面展開圖進行了著作權登記,被告銷售的商品外包裝與原告的極相似,故原告以被告侵害其美術作品著作權為由起訴至法院。重慶兩江新區(自貿區)法院認為涉案盲盒包裝盒展開圖構成《著作權法》保護的匯編作品,涉案產品外包裝盒的設計未經原告許可,侵害了原告享有的著作權,故判決被告承擔停止銷售侵權產品、銷毀侵權產品包裝盒和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專家點評

  商品的外包裝已經成為消費者進行消費決策時考慮的重要因素之一,具有創意的外包裝往往能夠創造經濟收益。因此,市場對于加強商品外包裝的保護需求正呈日趨增長之勢,對近幾年興起的盲盒產品來說也是如此。

  本案中,法院從《著作權法》角度對商品外包裝予以保護,法院認定涉案盲盒的元素雖然均不構成《著作權法》中的作品,但是,不構成作品的數據或者其他材料的組合只要達到獨創性要求,亦可以成為匯編作品而受《著作權法》保護。

  本案具有較強的典型性和示范性。依據《著作權法》規定,作品一經完成就產生著作權,相關主體無需履行法定程序,作品也無需產生“一定影響”,且其保護期限也較長。以《著作權法》來保護商品的外包裝,有助于我國創意包裝設計產業的發展。

  此外,本案中,法院也精準地指出作為美術作品的商品外包裝和其商品是可以分離的,因此,侵權方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為銷毀侵權商品的外包裝,而非侵權商品,展現了我國較高的版權司法保護水平。

  ——南京理工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教授徐升權

(責編:版權太原)